深圳二手车评估

你知道吗? 宾利曾经跑赢法国高铁

作者:ams车评140个人喜欢发布日期:2015-01-29 14:29

时间穿越到1930年,若要横穿法国,是汽车还是火车快?要知道在20世纪初讲到速度,火车绝对是万物之尺。早在1903年时,轨道上的最高速度已经超过了200公里/小时,而汽车速度还无法突破150公里/小时关口。


从蔚蓝海岸到加莱,乘火车快还是开汽车快?


有冲突才有故事,ams车叫兽今天讲的这个故事,正是一个发端于酒桌上的打赌,却因此彻底得罪了泱泱大国法兰西。


故事的主人公是位百万富翁——伍尔夫•巴纳特(Woolf Barnato),也是宾利汽车的投资人。他在1930年的一个饭局上,和人打赌说开汽车从戛纳到英格兰(伦敦)一定比坐“蓝色列车”(Blue Train)从蔚蓝海岸到加莱要快——Blue Train是当时法国人引以为傲的快速列车。


这并非他心血来潮,而是当年极其流行这样的比赛。在当时,能跟红极一时的特快列车来一场精彩绝伦的较量,会给一家汽车制造商带来不小的声望——这是成功的象征。


1930年,伍尔夫•巴纳特用这部绿色的宾利做了一个实验。


来一场说走就走的“旅行”,对于伍尔夫•巴纳特来说没有任何障碍。于是,3月13日晚上,伍尔夫•巴纳特跟业余高尔夫球手戴尔•伯恩(Dale Bourn,替换伍尔夫•巴纳特开车的人)一块儿在等待“蓝色列车”发车的消息。当晚6点左右,两个英国人喝光了手中的饮料后便开车出发了。



火车在当时来说不但速度更快,而且也被视为比汽车更可靠的运输工具。因为货运需要一种具有一定规模的车辆。


在法国省份艾克斯普罗旺斯,也就是开出整整150公里后,他们要再给宾利加次油。到了晚上,他们想找一个露天加油站,但巴纳特不想这么干。他想的是,午夜后逗留在里昂的一家工厂用一个加油泵加油,然后在早上4点预约一辆从巴黎向南开往欧塞尔的油罐车。但他还是不放心,又在车尾的车外行李箱里装上了一个备用汽油罐。



巴纳特的这部宾利Speed Six外观比较前卫,本身是私人赛车。


只不过糟糕的是,一直随身携带这么多的燃料,导致巴纳特最多只能跑出130公里/小时的速度。不过,夜间特快列车由于拉着全部车厢,跑得还没他们快。两个英国人在午夜前一分钟到达了里昂。可随后下起了大雨,把他们拖延了一段。由于迟到了20分钟,他们不得不初来乍到地在欧塞尔寻找那辆油罐车,油罐车的司机把车停在了城里,而不是当初约定的城外。然而,与此同时,两个被不列颠阳光娇惯大的英国人却被大雨浇了个透心凉,导致他们到巴黎时已经比预定时间晚了一个半小时。


伦敦和加莱的最后绝杀


可就在这个时候偏偏又发生了意外的情况:一只轮胎爆了。而且,他们偏偏又只有一只备胎。绝不允许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——“当时就只能那样了。”巴纳特日后言简意赅地分析道。他将事情泰然处之,并在早上10点半到达了布洛涅。



所以说,这款车命中注定就是要跟蓝色列车一争高下的。


时间刚刚好,他是开往福克斯通的渡轮上头名乘客。到了英国,他又第一个走下渡轮。15点20分,他把车停在了自己位于伦敦圣詹姆斯大街的俱乐部门前,比火车驶进加莱站提前了4分钟。巴纳特赌赢了,英国人将此事奉为


一段传奇。顺便说一句,由于法国人视这件事为耻辱,宾利便被1930年秋季举办的巴黎车展拒之门外了。



本特利开着这部宾利Blower时代前的赛车取得了几场胜利。


然而,这段传奇这么多年来却经久不衰,不断被传颂、夸大和演绎。因而在这种情况下,谁也搞不清楚那到底是哪辆车了。至少在特伦斯•库内奥(Terence Cuneo)那幅著名的素描中,描绘的并不是巴纳特开的那部大轿车(Saloon),而是一部一年之后才生产的运动员轿跑(Sportsman-Coupé)。显然,这辆车更适合放在那个传奇画面里,起码相较于前边那辆未经修饰的轿车而言更适合。



1930年,伍尔夫•巴纳特不但跑赢了蓝色列车,也在勒芒战胜了当时汽车工业界的龙头老大。副驾驶员为格伦•基兹顿(Glen Kidston,英国传奇飞行员和赛车手)。


不过据说,内燃机车当时已经在好多场激烈的比赛中完胜了蒸汽机车,其中最声名远扬的胜利者,还是要数宾利Speed Six。


来ams车叫兽的“微社区”,一起聊侃汽车故事?我的地盘,听你说!↓


↘ 点击"阅读原文",闪入微社区!